焊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酷我CEO雷鸣四年跻身数字音乐行业三甲

发布时间:2021-10-20 12:59:38 阅读: 来源:焊管机厂家

酷我CEO雷鸣:四年跻身数字音乐行业三甲

酷我CEO雷鸣:四年跻身数字音乐行业三甲 MBAChina 从北大到百度,从百度到斯坦福,再从斯坦福到酷我,北京酷我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的经历让人称奇。

“音乐陪伴着我们的一生,感动了我们心灵。”简单的一句话,雷鸣道出了他将音乐定位为发展方向的原因。

4年前,怀揣着“技术改变娱乐”的梦想,他创办了北京酷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我”)。

“酷我,‘酷’是指给用户提供一站式、全方位的服务,‘我’是指以用户为中心,不断跟用户交流。”

4年间,酷我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快*长为数字音乐领域的一流企业,其产品酷我音乐盒市场占有率也跻身数字音乐产品三甲。

30岁前不为赚钱而工作

2003年7月,雷鸣辞去百度首席架构师一职,远赴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MBA。

雷鸣疯了?当时百度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他放着好好的首席架构师不做,去国外读MBA?外界对此唏嘘不已,大泼冷水。

“我是一个特别有规划的人,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我向来很清楚。”忆起当年,雷鸣语调还是一贯的淡定有力,“30岁之前不赚钱,不为钱工作,而是寻求最好的学习和发展机会。”

当年雷鸣放弃出国深造,加盟百度也是这个原因。

早在北大计算机系网络与分布式实验室读书期间,雷鸣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就已凸显。他曾参与了中国最早的搜索引擎研究项目“天网”,是项目组的核心成员,发表过很多质量不俗的论文。1999年硕士毕业那年,雷鸣很容易就拿到了国外7所著名大学全额奖学金的录取通知书,然而这时他却选择了加盟百度,成为百度第一批创业元老。

作为首席架构师,雷鸣领导团队设计并开发了百度的搜索引擎系统,使之成为中国用户最大的搜索引擎。与此同时,雷鸣也从一名程序员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技术管理人才。“但我觉得从一个技术管理人才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之间还差很远,所以必须去世界一流的商学院学习,来填补这些差距。之所以选择斯坦福,是因为它处在硅谷的腹地,是一个注重技术和实际应用的地方,所以当时拿到录取通知后我非常高兴。”

虽然在斯坦福学的是MBA,但技术出身的雷鸣还是会经常和美国技术人员进行交流。一次,应当地一家从事医药领域搜索公司的邀请,雷鸣参观了他们的公司。

“他们把自己的技术说得很牛,称自己做的事情连Google都做不了。我当时就十分好奇,要求作为一般用户使用一下,看看能不能逆向推导出系统是如何设计和实现的。当时双方还签了保密协议。”雷鸣说。

然而,仅仅花了十分钟时间,雷鸣就把对方各个环节使用的技术分析得一清二楚。从此,这个来自东方的小伙子让自认为技术领先的美国人敬仰三分,雷鸣开始在硅谷技术圈也小有名气。

斯坦福草坪上的音乐梦

2004年,雷鸣再一次面临抉择。当时亚马逊、Google准备进军中国市场,纷纷向雷鸣发出邀请,面对优厚的条件,他并没有动心。“因为我很早就想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做,创业是一个必然的选择。”雷鸣说。

“最早的考虑是互联网有没有一种终极解决方案,可以解决所有人的需求。以前我觉得搜索引擎特别好,想要什么就可以搜到什么,有点神灯的感觉,比较有魔力。”雷鸣说,然而,他慢慢感觉到,很多时候搜索引擎是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的。“比如你下班后想听一段自己喜欢的音乐,搜索引擎就满足不了。”

他进一步解释说:“娱乐这个东西对人的精神是一种放松,一种调整,是满足人的精神需求的。在这个过程中人是希望比较慵懒的,如果他能享受到自己都没想到的东西,就会更开心。”而目前整个互联网的使用分为两大块,一块是满足工作或者学习的纯应用,而另一块则是满足休闲和放松的娱乐。然而,说到酷我的诞生,还有一个小插曲。一天,同班同学怀奇发现自己的CD转换成MP3的歌曲名字全部变成了“Track+数字”的形式,而这让她一时间找不到自己想听的歌曲。心急如焚的怀奇找到雷鸣求助,“你不是技术高手吗?能帮我把歌曲的名字找回来吗?”怀奇的遭遇并非个案,当时很多人都碰到了这样的问题。

经过分析,雷鸣发现这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的,于是就成就了后来酷我的第一个专利技术——音频指纹技术。“有一次,我们坐在斯坦福大学的草坪上一起聊未来,畅谈梦想,谈论对数字音乐产业的憧憬。”酷我另一创始人怀奇回忆说,酷我的创立就是当时与雷鸣思想撞击后的结晶。

开始查阅有关的资料后,他们发现当时网上音乐已经成为网民最大的需求之一。“我个人相信大的需求背后一定会有大的机会。”雷鸣坚信自己的判断。与此同时,他们还发现,当时在国内,数字音乐还没有起步。

差异化服务是制胜关键

#p#分页标题#e#

2005年8月1日,在北京华清嘉园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酷我开张了。

相对于创业之初的艰苦,酷我的快乐创业精神给中关村管委会夏颖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当时还请了一个中年大婶当保姆,帮忙做饭、搞卫生,那么小的地方,还专门弄一个小房间供大家健身,跳跳蹦蹦,鼓舞大家的士气。”

起初,雷鸣做了一个“音乐管理器”——不但可以管理本地的歌曲,还能在网上搜索把专辑补全。随后他们还做了一个歌词组件,可以帮助用户边听音乐边欣赏歌词。产品推出后,虽然有用户表示很不错,但是却没有取得太大的突破。

经过分析他们发现,用户期望的是一种便利的服务。用户对于一个简单的工具并不是很满足,而且任何一个新产品的推广都是需要很长时间。“毕竟它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音乐其实是一个挺基础的需求,如果我们把这个需求用割裂的方式老是只满足其中的一点,反而让用户觉得更复杂,用户的需求更不能得到满足。”雷鸣说。

本着这种思想,酷我做了一个将搜索、下载和播放等功能集于一身的一站式软件,可以满足与音乐相关的所有需求。之后,酷我的成长非常快。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仅仅两年时间,酷我音乐盒就成长为中国用户使用总时间最长,黏性最高的软件。

2009年9月9日,酷我音乐盒2009版正式上线,该软件提供的音频指纹技术正是酷我为了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而开发的,通过对音频指纹技术的优化,可以通过旋律自动识别歌曲,修正错误或添加缺失的歌曲信息,从而彻底解决音乐信息混乱的问题。

对于时下备受关注的版权问题,雷鸣直言:“在版权问题上,我们是中国音乐在线播放做得最好的一家,我们非常有信心。”据悉,酷我目前已经和包括国际四大唱片公司在内的200余家唱片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谈到未来,雷鸣充满期望:“按照CNNIC的互联网调查报告,前六大应用分别是:网络音乐、网络新闻、即时通信、搜索引擎、网络视频和网络游戏,这其中,除网络音乐和网络视频之外的四个应用,已经催生了十多家上市公司,其市值总和达几千亿元。网络音乐作为排名第一的应用,背后有非常大的价值”。

辣椒酱炒锅

空气能烘干房主机

滑动管托